魯伊學士的日記 ─ 獅子的黃金

Storyteller/RuEi Maester(魯伊學士)

「黑色的翅膀,帶來黑色的消息[1]。」馬爾溫博士手腳俐落地切下實驗用大體的肝臟交給我:「剛剛有隻渡鴉從大陸另一端帶了一封信。史塔克大人被斬首後,獅子跟狼在河間地戰成一團,真希望這些領主大人能為快來的冬天做些真正有用的事。魯伊,紀錄一下重量,然後做切片。」

今天是一個重要的日子,維林博士終於容許我從他尖酸刻薄的話語下溜過,我拿到了最後一個代表天文學的青銅鏈環[2],這也就意味著我從助理學士成為能獨當一面為領主服務的學士,即使我多看不起那些領主們。我也不想一輩子只為一位可能昏庸無道的領主服務,我想探求知識,為知識而戰,這也是我今天來找馬爾溫博士的原因。

馬爾溫博士曾經渡過大海,到遙遠的東方追尋知識的本質、繪製地圖、尋找古書。我也希望能離開維斯特洛一段時間,去探尋古瓦雷利亞[3]的祕密,因此我央求他的協助,他願意幫忙,不過……

「你也得幫我個忙,魯伊。學城來了個不速之客,他找上我尋求一些建議,但學士必須保持政治中立,而你還不是發過誓言的學士,由你去見他可能會比較好。」馬爾溫博士脫下血跡斑斑的手套,然後帶領我往隱密的會議室方向去。

是哪位大人呢? 我心裡暗想,八成是藍禮‧拜拉席恩及高庭這邊的人[4],畢竟學城就在高庭的領地裡。

但當我看到會議室裡揭下斗篷的不速之客時,愣了一下,肥短的雙腿、不成比例的大頭、一黑一綠的眼珠、一頭金髮的侏儒。

「首相大人,您好。」 沒想到在我面前的是小惡魔提利昂‧蘭尼斯特[5],現任的御前首相。諸神保佑,這會是非常麻煩的一天。

「看來這位小兄弟以前沒見過喜好知識的侏儒,」小惡魔戲謔地比了比自己的頭:「我想應該是我從小在我的大頭中塞了太多知識才把自己的頭撐大、身材壓矮的。你叫甚麼名子?」

「是魯伊,大人。」他一說話,我趕緊低下頭,剛剛一臉驚愕地盯著他太失態了,我可不想在踏上旅途前先掉了腦袋。在馬爾溫博士離去後,我們進行了一小段對談,讓我對這位首相大人的印象大大改觀。他不同於一般的貴族,腦袋只有戰爭、金錢、女人,他塞了很多知識,並且看得很遠。

「所以魯伊,你我都是聰明人,御前首相在維斯特洛四處戰爭及暴動的現在,偷偷摸摸地出現在這裡,一定有其原因。我就直接了當的說吧!國王需要黃金,平息叛亂需要金子、穩定社會需要金子,更不用說在戰爭過後,一片狼藉的國土更是需要大量的金子讓它逐漸恢復。君臨城之前已經欠了布拉佛斯的鐵金庫[6]一屁股債,恐怕是很難再從那拿到黃金了。」

為了讓蘭尼斯特家贏得這場戰需要金子。我憋著這句話不說,問道:「所以大人來尋求煉金的方法?」

提利昂大笑:「去他的煉金術,我還不至於無知到這個地步,我知道大家都在傳言我老爸拉的屎都是金子[7],但我小時候就知道這是假的,別問我為什麼知道,煉金術又比這傳言更荒謬。我要的是能在維斯特洛西境[8]這個大金庫找到更多金礦的知識,不管是在蘭尼斯特家的凱岩城也好、還是在金牙城也好。西境的礦工已經找不到黃金了,但我仍然相信還有許多是未被發現的。」

維斯特洛大陸地圖,西境在大陸的西側,境內有許多富含金屬礦藏的小丘陵。

 

這激起我的興趣,不是對於黃金的慾望,而是憑藉所學尋找黃金的挑戰。我開始翻箱倒櫃拿出了一張維斯特洛大陸的地圖,我道:「也許我們應該從最基本開始,大家都知道龍石島[9]上的火山底下有著龍之火,誰惹了沉睡在山裡的龍生氣,山上就會噴出龍之火。學士不認為這世上還有龍,龍之火我們稱為岩漿,火山噴發只是岩漿在地下不穩定想往上衝出的自然現象罷了。就像鐵匠在鍛造劍刃時,用極高的溫度將鐵熔化,岩漿則是被極高溫熔化的岩石。」

火山底下的岩漿(紅線)提供大量的熱,讓地下水(藍線)加熱後成為富集金屬礦物的熱液,最後熱液順著裂縫(黑線)析出金屬礦脈。

 

我拿出另一張紙在上面畫下示意圖:「火山活動會將岩漿從地底深處帶至地表附近冷卻成岩石,過程中也加熱了附近的地下水。岩漿本身也具有一些水,岩漿水與加熱的地下水兩者混合-我們稱之為熱液-會將鄰近岩石內藏有零散的貴重金屬富集起來。熱液會順著岩層的裂縫鑽,哪裡有路走就去哪裡,不過大抵是往壓力較小的地表去。在這過程中,周遭的溫度與壓力逐漸下降,那些在熱液中的各種金屬礦物就漸漸析出,附著在裂縫中,如果有金子,這就會是一條黃金礦脈。我想過去西境這也是有許多火山活動發生著,因此才有這麼多礦脈。如果河流侵蝕了岩層,連帶裡面的金脈也會被侵蝕成碎屑流入河中,砂金就是這樣來的,這也是一個顯示出露金脈的重要指標。」

我看到提利昂認真思索的表情,稍微停頓了一下:「因此我建議如要尋找金礦,必須更有系統更有效率的做基本探礦工作:第一、先調查西境山脈的水系分佈,繪成地圖,並將現在所有礦坑的位置都標示在圖上;第二、讓礦工們邊在河裡淘金邊循著水系往上游走,遇到分叉的兩條支流,透過淘金可以得知金子從哪一頭來,又或者兩邊都有,逐漸縮小金脈的位置,將結果都紀錄在地圖上;第三、尋找兩邊被河流侵蝕的岩壁上有沒有金脈的跡象,剛剛提到熱液會順著裂縫析出黃金。尋找那些有大量錯移裂縫的岩層會是一個快速的方式,最好能發現石英脈,因為石英與黃金常伴隨出現。至於怎麼判別分辯?我想蘭尼斯特家經驗老道的礦工應該比我清楚更多。」

提利昂點了點頭:「有系統化、大規模的搜查行動的確還沒做過,你說得很有道理。那如果河流中的砂金我也要帶走不放過,哪裡的砂金會最多呢?」

「去尋找河中泥沙堆積處,如果溪底岩盤露出了,砂金也不會在那。尋找水流受阻礙處、河流轉彎處、支流匯流處,這些水流受阻減緩流速時,就會帶不動泥沙跟砂金而沉積。黃金比重很重,一般會在泥沙層底部,因此請您的礦工淘更深處的泥沙,比較容易找到黃金以及其他比重較重的金屬。」我指了地圖上幾處河流可能堆積砂金的位置,然後抬頭起來看到矮小的首相大人笑了,那一黑一綠的眼眸子令人渾身不舒服。

小惡魔提利昂說:「感謝你在短時間內替我解惑,但我仍有個忙想請你幫忙,我想也許整個學城只有你可以辦得到,聽說你想去尋找古瓦雷利亞覆滅的原因?」

我一直隱隱不安的事情發生了,看來小惡魔的麻煩現在才要開始:「大人,的確是這樣沒錯。但我們學士發過誓不為私人,僅為七國而服務。」

提利昂晃動他肥短的雙腿,努力地從椅子上爬下來:「你先聽我說完,第一、你還沒宣誓成為真正的學士,你不會違背你的誓言。第二、想要渡過狹海[10]旅行至遙遠的東方,總是需要一些開銷對吧,而且旅行總是處處驚險,如果沒有人保護、協助,總是有些意外不是嗎?而你知道的,你幫我這個忙,有句關於蘭尼斯特家的俗話怎麼說來著?」

「蘭尼斯特有債必還。」我低聲道,或許…

「那就這樣吧!我可以提供學院無法給予的金錢及人力,而你也不用擔心資格的問題,我想辦法讓學城替你保留的,直到你帶著研究成果歸來。如果你取得巨大的成就,甚至有辦法拿到博士資格,畢竟蘭尼斯特有債必還。」

「如你所願,大人。」

「你說火山活動會帶來黃金礦脈,你能找出七國上下可能的位置嗎?」小惡魔在離去前,拋出了一個難題。

 


↑脫離冰與火之歌世界的分隔線↑

 
 

現實中的對照

台灣北部也是火山活動最劇烈的地方,恰好台灣最有名的金礦產地就在九份及金瓜石一帶,在過去,其繁榮程度,有著小上海的美稱。在清朝時,修築鐵路的工人在基隆河河床發現砂金,順流而上追至九份、金瓜石附近,發現了許多礦脈,如同魯伊學士所建議的簡易尋金法一樣。

 

備註

[1] 一句小說裡的諺語,指渡鴉帶來不好的消息。在冰與火之歌的世界裡,是靠渡鴉傳遞消息(類似於飛鴿傳書),獅子與狼分別代表蘭尼斯特家族及史塔克家族。

[2] 要成為學士必須要贏得一條學士項鏈,組成項鍊不同金屬的鏈環代表不同領域的知識,青銅鏈環代表天文學。

[3] 瓦雷利亞是位於另一塊大陸(厄斯索斯)的城市,在過去是一個強大的帝國,但遇上末日浩劫而覆滅。魯伊便是對末日浩劫的原因感到好奇,因此想遠赴瓦雷利亞調查。

[4] 藍禮‧拜拉席恩是已故前國王勞勃的弟弟,認為王位是屬於他的,於是聯合高庭提利爾家族這方的勢力想推翻王權。

[5] 提利昂是泰溫‧蘭尼斯特公爵的第三個孩子,是現任國王喬佛里的舅舅,被父親派去君臨城當喬佛里的御前首相。

[6] 布拉佛斯是一座位在厄斯索斯大陸上的貿易城市,鐵金庫是世界級的重要銀行,常常借錢給世界各國的貴族及商人。

[7] 一句關於蘭尼斯特家現任領袖:泰溫公爵的俗話,指他有賺錢的天賦,使得他們家族一直是維斯特洛上最富有的家族。

[8] 維斯特洛西境由蘭尼斯特家族所統治,在伊耿與他的姊妹帶著三條龍來征服維斯特洛之前,是七大王國中的凱岩王國。多山多丘陵的西境蘊藏了許多金銀礦藏,這也是西境最為富有的原因。

[9] 龍石島位在維斯特洛大陸東側、君臨城外海的島嶼,是火山活動而形成的火山島,據傳其下有豐富的龍晶礦藏。

[10] 狹海是在維斯特洛及厄斯索斯兩塊大陸之間的海域,狹長且容易被橫越。

 

參考資料與延伸閱讀

金礦的成因 (熱水礦化作用) ─ 黃金博物館

金礦種類知多少 ─ 余炳盛

為什麼有黃金 ─ 余炳盛

目前的黃金來自何處? ─ 來自火星的火星人(Only Percep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