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還要講多久?如何創造有感的論壇交流

Storyteller/Ruei

在進入主題前,我們先來段小故事吧。

漢武帝在位時有個大將軍叫霍光,深得皇帝的信賴,在武帝去世後,霍光一直輔佐每一任君主。而後漢宣帝繼位,霍光的妻子想將自己的小女兒嫁給宣帝,因此霍妻買通了女醫毒害皇后。後來這件事被霍光知道,霍光不忍心妻子被治罪,就將這件事瞞了下來。結果在霍光死後,有人向漢宣帝告發此事,宣帝派兵將霍家滿門抄斬。班固在《漢書》中評論霍光:「不學亡(通”無”)術,暗於大理」,指的是霍光沒有”學”、沒有”術”,所以無法看到大局,因為隱瞞,落得霍家被滿門抄斬。

學是學習及學問、術是技術及技藝,而學術到了現代大抵是有系統地對於專門學問的鑽研,泛指高等教育和研究,其實當你考上大學的同時,就拿到通往「學術」的入場卷了。學術的英文Academic這個字源自一個雅典附近的地名「Akademeia」,那裡因柏拉圖而聞名,Academic可以用來指「知識的累積」。

學術論壇可想而知就是大家來談論學術問題的地方,一個人說叫做上課或訓話,大家是三個人以上的交流。但稍微細想一下,也可以分成講者、主持人(主辦單位)、聽眾三方的交流。換句話說,一場成功而出色的論壇就是這三方得以順利地交流,但是你會發現以前在唸大學時參加的學術論壇似乎不是那麼一回事?往往這三方的交流常常會陷入了惡性循環。

  1. 聽眾感到無趣:這個問題最大,如果論壇是建立在一群本來就對這個主題不感興趣的聽眾上,基本是不可能會成功的。目前常見的聽眾是被學校逼來的大學生,沒錯,很不意外的,「如果你沒去聽的話,學期成績會少5%喔!」,或是學校開了「用聽演講來累積學分」的課,許多學生只是為了拿學分,而不是對演講感興趣。另外就是原本對這個主題興趣滿滿,結果發現完全搞不懂台上在演哪一齣,那乾脆拿來補眠好了。
  2. 講者沒有吸引力:多數講者可能是某個領域的權威,但是平常教課學生都不知道在教甚麼,以致於在論壇上要吸引聽眾就更難了。大家都當過學生也都知道有很多種原因,因此就不再贅述了,不過要平反的一點是講者一進會場就看到底下早已睡倒一片,的確會連想要好好講的動力都失去。
  3. 主持人的功力不夠:一個優秀的主辦單位,一定知道辦這個論壇的目的何在(除了為辦而辦之外),想要把狀況外的講者與聽眾拉進來,主持人的串場是非常重要的,誠如上述,講者是某個領域的權威並不等於是優秀的演講者,能夠幫助講者把整個內容變得更有吸引力一些、聽眾更能互動到一些,這是主辦單位的考驗。
你是還要講多久?你說說看啊!(圖片來源:Cel Lisboa)

 

你是不是局內人決定一切

其實難以啟齒的是,我以前也是在台下睡倒的學生之一。近期參與的一些演講,換做是過去的我可能已經睡死了,但現在的我居然醒著,而且腦袋還可以運轉,傑克這真是太神奇了!

也許是最近感到科普推廣的重要性,才使我能在無聊的演講中存活下來。當國道旁的山坡沒有崩塌時,除了學構造地質與地質災害的,誰管你甚麼是順向坡?前陣子地震時台南大樓倒塌前,也沒有人想知道甚麼土壤液化。你可以試試看在日常的聊天中,跟非地質界的朋友用很嚴肅很正經的態度去告訴他們斷層長度跟地震規模之間的關係,他們十之八九會翻你白眼。

也不要太悲觀,說甚麼社會太冷漠、民眾缺乏求知慾望,啊啊,不是要來當個憤青的。身為人本身就具有自己感興趣的部分與不感興趣的部分,受到先天與後天在成長的人生經歷受到的家庭、學校、朋友圈等影響。所以人群會內化,你也會為自己跟他人貼上標籤,然後開始畫分你們是很艱深、很無聊的科學家國(因為國中理化老師上課我聽不懂),而我們是快樂、對社會又很重要的XX國,從而侷限住自己的想法跟失去踏出舒適圈的動力。

 

如何創造出有感的交流

做研究的學者們真的比較單純,推銷能力沒有向外面公司這麼強,當你碰到某個很重要的議題想讓大家知道,你可以推不感興趣的民眾一把,就如同某人的墮落你我都推過一把一般,燃起聽眾的熱情。其實方法很簡單:把聽眾拉進這個族群,你會發現使用這招最厲害的是會員制銷售團體、宗教團體與政黨,他們會讓你有歸屬感,你會覺得哇!我是這個團體的一份子我好棒棒!於是你的演講就會開始產生吸引力。

與台下觀眾的交流,不是在開會,更不是在上課,拉近距離才是最重要的。(圖片來源:Robin Yang)
    1. 降低加入這個族群的門檻,因此科普才有其重要性,設法將專業的東西更親民,而不是讓原本簡單的東西變得複雜。你可以想像一下,在演講的過程中,遇到專有名詞全部都用英文講,而且還不做解釋,原本可能對這個議題感興趣的民眾們、大學生們可能就開始滑起手機或打嗑睡了。舉個例子:「在場應該有非本科系的學生吧?有,太好了,這個比較基本的東西就是為你們準備的,那這個石油生成後呢,地下不是一個很大的池子,石油是存在於不管是受到Tectonic而造成的Fracture、還是Sediment裡面原先就存在的孔隙…..」等等你是在真心介紹給非本科系的學生聽?還是你是在嘲諷他們聽不懂專有名詞啊?
    2. 與對方產生連結,對方的人生經歷與你不同,或許小時候因為地科老師常揍人,所以就打從心裡討厭這個科目,也可能覺得這個議題一點都不重要或是看不到重要性,我平常連飯都吃不飽了,你先告訴我怎麼讓政府提高22K比較重要吧!但總不能每次都等台灣發生了一個災難,才靠它宣傳某個地科名詞啊。因此講者在演講的過程中能不能碰觸到台下聽眾的心,並不是向阿凡達的薩黑魯一樣拿著神經鞭去連結其他生物那麼簡單,是要下點功夫的,必須要從對方的角度去思考他們想獲得甚麼,而不是一昧的給予。
    3. 養聽眾的胃口,當別人的興趣被你釣了出來,你就要想辦法把他的胃口越養越大,好讓他對下一場與之相關的演講也感到興趣。留下具有挑戰、讓聽眾可以思索的問題吧!人是容易被暗示的動物,雖然在大學時被教育要有批判性思考,但是我們在不熟的領域仍然會一不小心就全盤接收,當講者說完所有的論點時也不會感到疑惑,因為講者就是一個權威的代表,你對他會有信任感。也因此講者或是主持人應該要去引領聽眾思考,而不是把所有結論都講完了,詢問有沒有問題,按照台灣現在的生態,十之八九都是沒有問題,可以下課了嗎?養大你的胃口就是銷售員最強的手段,你在現場聽得口沫橫飛,這台果汁機還可以打豆漿、做料理醬汁、打碎Nokia3310……..結果你心動了買下一台好貴,回到家突然想到自己只是想打果汁,其他的功能也用不到啊,請像銷售員這樣吸引你的觀眾吧。

順帶一提的是創造品牌形象也是一個潛在的軟實力,只能說聲抱歉,人就是如此膚淺,但厲害的企業就是能掌握這點心理進而抓住消費者。拿到蘋果手機、喝杯星巴克就會覺得整個人的價值、品味都上升了;運動品牌也創造出了運動、生活與健康的形象,所以全台灣馬拉松、自行車賽到處辦。說到童玩節就想到宜蘭、金牛角就想去三峽、到台南一定要來碗牛肉湯,當形象一出來,陷進去的人就會欲罷不能,所以現在開始有人在創造當個科青我好潮(嗯,有嗎?)。

 

回到初衷

但是上面都是枝微末節的手段,我們不能忘了最一開始辦理一場能交流的學術論壇或是推廣科普的初衷,保持資料的正確與客觀性,以及可以提供更多基本的知識讓大眾去思索,免得淪落到最後華而不實、只求節目效果刻意去誇大製造各種重口味的議題跟文章供民眾去恐懼(也就是我還是要乖乖去寫Geopage的文章,不是在這裡亂哈啦)。最後引述從中國山東農業大學來的地理學者趙庚星教授的簡報檔標語做為結語:「用科學認識地球、用科學啟迪智慧、用智慧創造生活、用生活呵護地球。」這也是我們及社會大眾在未來需要去面對的事情。